南城荒凉丶北城伤



      70.彼岸花曾经开过[下]


      霍君月眼前的回忆都破碎掉了,霍君月顿时身处于一个黑色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黑不隆冬的。


      “心魔  复仇...我要复仇


      道道黑色的锁链凭空出现,缠住霍君月,牢牢地束缚住她,霍君月的眼里蒙上了一层血色,还有一丝迷惘。


      “啊啦,复仇!原来复仇就是你的心魔


      啊..小姑娘..还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


      尼!


      “嘀嗒一一”突然,一滴血红色的眼泪顺着霍君月绝美的脸庞落了下来,在地上溅起一朵血红色的莲花,地上随即绽放出一朵血红色的曼珠沙华。


      “咦?你


      “我曾经和母亲过的平平凡凡,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像戴华斌一样,得到那种父爱,过的奢侈至极,幸幸福福。我只希望戴浩那个负心汉能来见我母亲一面,面就好啊!可是哪怕我的母亲奄奄一息,正在死神的周围徘徊,他也没有来看过我和母亲一眼!为什么啊,我母亲除了没有身份,那一点配不上他戴浩!身份算什么


      啊,不就是低贱一点吗,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待我和母亲啊!”


      霍君月突然抬起头,嘶声竭力的开口道,曼珠沙华吓了一大跳。


      “在史某克,我得到了小时候从来不敢奢望的友谊和关爱,大家就像是我的亲人一般,对我甚是关心。我也有了好的老


      师,好的伙伴,好的生活,让我这个孤儿有了对生活的希望!”


      霍君月叹了口气。


      “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么多,可是在那个时候,他们却不相信我,说一直以来都是在利用我,冷笑着将我逼下悬崖。为什么?明明给了我新的希望,又为什么要给我更多的绝望,为什么啊?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难道,这就是命运吗,命运又如何,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要复仇,我


      不要这样子下去,拦我者,杀,挡我者,


      曼珠沙华被霍君月心里的仇恨吓到


      了,完后退了一步,因为她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瞳,骇人的瞳。


      “恨?只不过是杀人的借口罢了。命运?不过是人们可笑的自暴自弃般的信仰


      罢了!谁曾看到过这个世界的肮脏呢?所谓的神明,也不过是哔众取宠的小丑罢了!从今天起,我,霍君月,便是自己的原则,自己的命运!  霍君月突然挣脱开


      了黑色的锁链, 锁链碎了,消失的无影无宗。


      曼珠沙华已经说不出话来


      了,她也没有想到,这个绝美的女孩子的


      心里面,既然埋葬这这样子深的仇恨。


      “错的. ..不过是这个世界而已.霍君月抬起头,抹去血红色的眼泪,


      一双血红色的眼瞳望着曼珠沙华。


      “错的...是这个世界?”曼珠沙华颤抖着问,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对她说,错的不是她,而是这个世界!


      “没错!这个世界给了我们希望,却又给了我们更大的绝望。希望有尽头,绝望却没有,我们应该靠自己打开一条道路。就以仇恨为名,疯狂的杀戮,做自己的主宰,主宰自己的命运!,


      霍君月越说越激动,她的精神之海从


      死寂的灰色,变成了现在的血红色,天梦


      冰蚕和冰帝他们都惊呆了。


      “要不要一起呢?一起报复这个世界,怎么样啊?”霍君月诡异的笑了,伸出一只手。


      “报复这个世界么有意思.本座干!”曼珠沙华话音刚落,便消失了。霍君月正在奇怪,就听到了曼珠沙华的声音,“小姑娘,你的精神之海,还挺热闹的哈!”


      “你怎么跑到我的精神之海里面去了?”霍君月警惕的询问。


      “哦,正常嘛!我们两个现在也算是合二为一,一荣即荣,一损俱损啦。再次介绍一下,本座叫妖无魅,是八十九万年


      彼岸花妖,别称曼珠沙华,乃是花族妖皇是也!”


      “妖无魅?逆向要和哥抢人?不可以!哥不允许!”天梦冰蚕看到精神之海瞬间多了一个人。心里莫名有点不爽。


      “天梦哥,安静,让她留下。”霍君


      月一边将自己的血红色瞳变成蓝色,一边站了起来,“无魅姐,我怎么出去?”


      “出去?很简单的啊,你现在就是本座,本座就是你!”妖无魅一脸无所谓的


      说道。


      霍君月点了点头,经直在空中撕开了


      一条裂逄,走了出去。




      69.彼岸花曾经开过[上]


      “繁华尘世,  云泥人海,  两望鹊桥


      渡。弹指生死,几轮朝暮,三涂黄昏


      处。花开叶落,红白两色,痴情难留住。叶落做土,花开几簇,渺渺泪无数。奈何桥头,孟婆劝饮,几生无回


      顾。哭笑沧桑,黄泉相随,佛禅苦难


      度。阿鼻魄落,七情魂在,迷津怎醒


      悟。轮回愁楚,幽冥难醉,独步无归


      路。”霍君月边走一边唱这歌,彼岸花曾


      经开过,可是谁会记得她的美丽呢,对于曼珠沙华来说,她生存的唯一意义便是替哪些亡灵带路,红色的曼珠沙华美丽而又妖艳。


      “哐哐哐!”霍君月眼前一黑,整个


      人失去了平衡,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座破旧到无法描述的小茅屋,一位美丽的少妇正在微笑着,看着自己身边的蓝发少年。


      霍君月的身体颤抖着,好不容易张开嘴巴,突出一个字,“妈...”


      霍云儿完全听不到霍君月的声音,“


      妈妈,我去帮你晾晒衣服了!”霍君月大


      吃一惊,那个小时候的霍雨浩正在抱着盆


      子。


      “嗯,妈妈的小雨浩长大了,都懂得帮妈妈干活了!”


      霍君月惊呆了,这,这不是自己的小


      时候吗?


      “妈妈,妈妈,是我,我是雨浩啊!”霍君月跑到霍雨浩面前伸手想要去抱住霍云儿,却落了个空,“妈妈...妈


      妈..”


      霍君月惊讶的颤抖着。


      “哼,还不快让开!”


      “打!给我打!”


      “不要!不要打我的小雨浩!”


      霍君月身体的颤抖更加的剧烈了,呵,戴华斌啊.霍君月右手白虎匕现,


      直插他的心脏处。


      可是匕首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霍君月终于明白了,这都是她的记忆最深处,都是假的!


      “咯咯,小姑娘...眼睁睁的看着自


      己的亲人收到伤害...感觉怎么样呢?咯咯!”一道幽幽的女生传来。


      “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霍君月扭过头,强行是自己不要


      看到霍云儿和年幼的自己被打的画面。


      “我吗,是花族妖皇,曼珠沙华哦


      ~”


      “你想干什么?”霍君月咬了咬牙,


      收起了白虎匕。


      “没有想干什么啊  只是..想要让你了解一下自己的心魔而已啦




      68.来到殇歌无情谷


      回到班上以后,夜羽寒看着霍君月略微有一些红的眼眶,“你哭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霍君月什么也没有说,算是默认了。


      夜羽寒莫名心疼,“谁欺负你了?”


      “不是,”霍君月摇了摇头,“我见到我老师穆老了


      “啊?那你需不需要一个人静一会?”夜羽寒自然知道霍君月为什么哭。


      “不用了,我还没有那么脆弱。”霍


      君月摇了摇头,要是她是那么脆弱的人,


      那早在被徐贝贝他们冤枉的时候,就应该摔得粉身碎骨,心里面有着非死不可的念


      “哦, 我先走啦拜拜~”夜羽寒挥了


      挥手。


      “拜。”霍君月朱唇轻启,吐出一个


      字。


      第二天,早上,海神阁


      霍君月和徐贝贝等人站在一条线上,和菜头不在,但是唐雅在,看着面前的玄


      老。


      “今天找你们来,是为了让你们去一个地方训练,名字叫做殇歌无情谷,应该跟乾坤问情谷差不多,我和少哲也会去的。”玄老的手中出现了一只鸡腿。


      “是。”霍君月面无表情的随着壮志昂扬的另外六人敷衍道。


      殇歌无情谷。


      “咯咯咯,你们要进来吗?”殇歌无情谷传来一道诡异的笑声。


      “没错。”虽然诡异的笑声让他毛骨


      悚然,但是徐贝贝还是向前一步,说道。


      “嘻嘻,进来吧!”


      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刹那


      间,一道白色的光芒闪过,七人只觉得睁


      不开眼睛,当睁开眼睛时,身处的地方都


      已经不一样了,而且只有自己一个人。


      “你们准备好了吗,殇歌无情谷第一


      关,开始!”


      江楠楠身处一片茂密的森林,这片森林安静的不像话,稀疏的阳光从树叶间酒下来,静谧至极。


      萧萧站在一片粉红色的玫瑰花海之中,一朵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随微风晃动


      唐雅左手握住唐门暗器,打量着身边


      的一株株植物,似乎是一种藤蔓。


      徐贝贝的身边一片蓝色。


      徐三石不知道在干嘛,一脸的好玩,


      抓起脚下的一只鸟龟,还戳了一下。


      唐雨冬的身边飞满了蝴蝶,唐雨冬警惕至极,尽量不让一只蝴蝶碰到自己。


      霍君月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彼岸花海,血红色的一片彼岸花,也是曼珠沙华,霍君月轻轻一笑。




8.新音圣子霍雨浩L下」


      圣灵教,钟离鸟房间


      “啪!”钟离乌房间的门瞬时华丽里


的牺牲了。钟离乌转过头,不知道说什么


好了。


      房门躺在地上,房间外边有一个穿着


黑袍,蓝色长发的少年,他的脚就这样九


十度伸在空中,也不打算放下去,嘴角微


微上翘着。


      “霍雨浩!”钟离鸟略微有些不满的


说道。


      “钟离鸟,你行啊你,什么每天只给我屠杀十个宗门,这也太少了吧?”霍雨


浩收回了脚,不满的开口。


      “我尊敬的圣子大人啊,您冷静,冷静一点儿,要知道,按你这速度,过不了多久,所有宗门都要被你屠杀完了啊!”


钟离鸟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


      “哦,那不好吗?”霍雨浩倒觉得无所谓。


      “马上就是全大陆青少年魂师大赛了,这回的比赛,和往常有一点不一样了


呢!不仅仅是学院,宗门也可以参加。你


到时候当着他们的面杀人,那不是更好玩


一点吗?”钟离鸟“语重心长”的“开导”霍雨浩。


      “嗯.有道理!那这几天就先不杀


人了,我们圣灵教的参赛队伍呢?”霍雨


浩思考片刻后,说。


      “切,想见你姐姐邪凤圣女就直接说,不用那么委婉!”钟离乌摇了摇头,


霍雨浩那点儿小心思,他还不清楚吗?


      “那还不快点带我去?”霍雨浩挑了挑眉。


      来到叶夕水面前后,霍雨浩喊了一声


叶姨。


      “雨浩,你身为我们圣灵教的圣子,自然要去参赛,至于是什么比赛.小离


他应该和你说过了吧?”叶夕水温柔的笑


了笑,“那么,有你来当队长,可以吧


      “可以!”霍雨浩点了点头。


      “啪啪一-”叶水拍了拍手。


      从外面进来了六个人,他们毫无疑


问,就是霍雨浩未来的队友了!







下一章就要恢复正轨了


第一章的重发[图看不清]

序.虚妄毫无意义

霍雨浩第一人称


我们共同经历过多少风雨,一起笑,

一起哭,一起受罚,一起为了同班的安危

而任性。


我们,不只是师兄师姐,师弟师妹的

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更是如同亲人一

般。


冬儿替我挡下了白虎公爵戴浩的致命

一击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小和懦弱,自己口口声声要报的仇,居然会把自

己的爱人牵扯进来。


但是,祸不单行,哦不,应该说是“

福”祸双行。


冬儿的离开,是祸,一种连自己的生

命都弥补不了的祸!


但是,他们不相信我,不要这样子,你们一点事在骗我的,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不好?


“我们不 会给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机会,而且你不配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这个虚伪的人!”


霍雨浩!你这个败类!这些村民是

多么的无辜!他们怎么可能是邪魂师呢?

找借口也不用找这么烂的借口吧!我终于

明白那个戴浩为什么说你不配当他的儿子了,因为你就是一个败类!连做人都不配了!还有啊,什么冬儿也好,秋儿也罢,都不过是在欺骗你的感情而已,什么情同手足,笑死我了!”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为什么要拿那种眼神看着我,就不能

相信我一次吗?


对了,什么王冬儿王秋儿都是拿来骗我的,什么情同手足都是


说说而已。

要不是因为我的灵眸武魂,也许早就

被赶出去了吧?


那好,我现在从这里跳下去,活着也

好,死了也罢,反正我无论如何,都不会

忘了你们这群不相信友谊,背叛友谊,欺

骗朋友,连戏子都不如的骗子!


1.冬儿离去恨意生

     “东儿”

      霍雨浩嘶声竭力的呐喊者,王冬儿(暂时的)的胸前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染红了她那条美丽的浅蓝色裙子。明明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但是王冬儿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明媚,就好像阳光一般的耀眼。


      王冬儿身子一晃,眼睛一闭,失去了


      高识,直挺挺的向后方倒了下去。


      霍雨浩一惊,连忙向前一步,接住了摇摇欲坠的王冬儿,抄腿将她抱了起来。


      “戴浩!你有什么事朝我霍雨浩来,为什么要伤害冬儿!


      霍雨浩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废话,自己的爱人生命垂危,能不疯狂能不崩溃吗?


      “切!”戴浩不屑一顾的嗤笑一声“怪我哕?明明是你自己太弱小太懦弱,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而且明明是她自己心甘情愿替你裆下匕首的,你也知道,我戴浩要杀的人,是你啊,霍雨浩!”


      霍雨浩整个人颤抖着,戴浩的一字一句就像一根根锋利的银针一样,刺入了他


的心。


      戴浩不折不挠的继续讽刺霍雨浩:


      “啊呀呀,以前是保护不好你自己,


紧接着有保护不了你母亲霍云儿那个贱人,现在呢,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你真不愧是我们白虎公爵府百年一遇,哦不,万年一遇的废物呢,霍雨浩!”


      “戴浩!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一旁的徐三石生气了,大声的吼到。


      “算了,三师兄..”霍雨浩仍然处于崩溃的边缘, 整个人颤抖着,连声线也


在颤抖,但是他已经竭尽全力的想要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霍雨浩做不到,“先带冬儿回去疗伤吧


      “雨浩  江楠楠的兔耳朵耷拉


下来,她十分担心霍雨浩会控制不住自己,毕竟王冬儿的死,大家都很清楚,也很难过,但是戴浩他是斗罗大陆的伯爵啊!以后的战争还都得靠他呢!


      王冬儿的死,大家心知肚明。


      死了,便是死了,无论是什么灵丹妙药,都无力回天了。


      但是霍雨浩却说要带王冬儿回去疗伤,一是因为他自己无法接受王冬儿死去的这个冰冷恐怖的事实,所以,想要给自己一点安慰,实际上不停颤抖的霍雨浩,早就将自己恐惧悲哀的心里透露出来了。


      第二点嘛,就是霍雨浩想要给自己一个理由。没错!霍雨浩暂时只是一个小小


的魂王,在魂力等级为九十一级的戴浩面前,渺小的如同茫茫的沙漠中的一粒沙子。他恨戴浩,恨不得把他抽经扒皮,碎尸万段,然后再挫骨扬灰。


      但是奈何自己实力不够,暂时没法子替自己死去的爱人报仇,他只好先找个理由,离开这里,再继续待在这里,霍雨浩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他自己。


      “雨浩  雨浩


      萧萧担心的摇了摇霍雨浩。


      霍雨浩咬着嘴唇,他已经将自己的嘴唇咬的流血,喂喂抬起头,“萧萧..我没事的.....先把冬儿带回史菜克疗伤吧


      “嗯.  好”萧萧点了点头,但眼里


的担心一点都没有少。


      要知道,大部分时候,霍雨浩说没有事,那就是有事了,而且是大事情!


      “走吧,萧萧,雨浩。三石,你先回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走吧!


      徐贝贝知道霍雨浩只是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但是霍雨浩的痛苦与悲伤,他何尝不知道呢?于是,顺藤摸瓜,给了霍雨浩一个离开的机会。


      徐三石在江楠楠和徐贝贝的眼神暗示下,收回了武魂。


      临走之前,霍雨浩回头,那一回头不要紧,最主要是,戴浩的眼里,映出了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一双带着仇恨的血色眸


      “戴浩,我恨你!”


      戴浩看着霍雨浩那双血红色的眼瞳,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好,好骇人的眼睛河!


      总有一天,他霍雨浩会血洗白虎公爵府,替王冬儿报仇的!


临渊唤念(原创作者)有话说:


王冬儿暂时先叫这个名字,之后会改名叫唐舞桐的。


      2.王冬儿死雨浩悔[上]


      距离王冬儿的死,已经过了一个月


      了,这期间,泰坦已经把王冬儿的尸体接


      走了,还训斥了霍雨浩一顿。


      霍雨浩只是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接受着泰坦的怒火。


      王冬儿的尸体被接走后,霍雨浩整个


      人处于崩溃中。


      霍雨浩眼神空洞,整天把自己锁在冰害里面,修炼修炼再修炼,就好像穆老去


      世的时候一样,用修炼来麻痹自己的每一根神经。


      唐门和海神阁的众人都十分担心霍雨


      告,再这样下去,霍雨浩会崩溃的。


      一个还没有到二十岁,甚至还没有成


      年的少年,就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身上还有那么多的责任。


      要为自己和自己的母亲复仇,和自己


      的学姐橘子反目成仇,如今,连他的爱人王冬儿,都因为他而死去。


      哀大,莫过于心死。


      一个月过去了,无论唐门众人如何一


      字一句细细琢磨的安慰他,无论海神阁众


      人苦口婆心的劝告他,开导他,霍雨浩就是不愿意出冰窖,如同疯子一般的不停的修炼。


      唐门,会议室:


      “这样子下去不行,雨浩哪怕是不崩


      溃,也会对自己的身子造成损害的!”贝


      贝皱着眉头,对着会议室的众人,说。


      “是啊,可是班长就是不愿意出来


      呢!”萧萧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说道。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了!小雨


      浩不知不喝的,还整天在那里修炼,这样


      下去身体会崩坏的!”唐雅撇了撇嘴,


      说。


      “可是雨浩就是不愿意出来啊!”


      江楠楠一样的无可奈何。


      “这个霍雨浩,当初把我骗过来的时候多那什么啊,现在要是和当时一样,哦


      不,有当时的一半的模样就好了!”南秋秋叹了口气,说道。


      “哎呀,不管了!这回一定要把雨浩


      弄出来!”徐三石说。


      “唉,三石啊,你这话都说了六十九


      遍了,一次都没有兑现啊!”和菜头摇了摇头,说。


      “哎呀不管这些了,他不出来,咱们


      就把冰窖砸了算了,冰窖再怎么重要,也


      没有雨浩重要啊!”徐三石拍桌而起。


      “嗯,你这样子太暴力了。”徐贝贝叹了口气,“虽然暴力,但是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听你的一次吧!”


      ‘那还等什么,事不宜迟,马上出发!”徐三石转身,朝着冰窖走去,唐门


      众人紧随其后。


3.王冬儿死雨浩悯[下]


      自从冰窖被毁了以后,霍雨浩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更改了一下自己的修炼地


点。


      唐门众人发现这样子做居然没用?


      难道叫他们把海神阁中雨浩的房间给


拆了吗?那怎么行呢?


      雨浩,雨浩!”


      和菜头敲着霍雨浩房间的门,边敲边叫霍雨浩的名字。


      没有任何的动静。


      “咔


      门开了,霍雨浩如同一个机器人一


样,机械的打开门,冷冰冰的开口,“ 有


事?”


      那双蓝色的眼睛以前是多么的清澈,


现在像一颗珍珠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雾霾一样,灰蒙蒙的,好像深不见底的灰色深


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玄老..  他找你


      “哦  霍雨浩转身机械的关上


门,换好衣服,老老实实的跟着和菜头,走下楼,和菜头惊讶的发现,霍雨浩的眼瞳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一如既往的清澈,蓝色的眸子透露出


点点生机。


      明明.只隔了那么一点点时间,为


什么....雨浩的眼睛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呢?


      和菜头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也没有想太多。


      其实霍雨浩在他们毁了冰窖后,就猜到玄老一定回来找他的,所以提前准备好了一双冰蓝色的假瞳,以防大家担心。


      雨浩  我知道冬儿的死,对你造


成了很大的打击,但你也不能就这样子堕落下去啊!你对戴浩的恨意,我们大家都


看在眼里,贝贝他们,何尝不恨啊,王冬儿是我们的学生,是我们史某克的一员,


我们也恨他!”


      玄老叹了口气,对霍雨浩说:


      “现在,以你的实力,不仅无法为冬


儿报仇,一个不小心,还会把自己的生命搭进去。雨浩啊,冬儿她用自己的生命换你活着,一定也不想看到你堕落的模样,也不想看到你的身体吃不消。居然冬儿换


了你活着,那么你就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替冬儿好好的活着!”


      ,”霍雨浩低着头,是啊,冬儿死了,他要替冬儿好好的活着才行呢!


      “玄老.“我知道了..”霍雨浩抬


起了头,说。


      “嗯,回去吧,好好休息,调整好自


己的状态!”玄老看霍雨浩终于平静下来,两个月了,这孩子还没有放下王冬儿,罢了罢了!


5.魁夜圣子霍雨浩[x]

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死了吗?霍雨浩一睁开

的眼, 看到的便是离自己有点近的钟离乌。  大吃一惊,随即眼里内过一丝警惕


“呀,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海神阁未来

的继承人霍雨浩同学,你似乎被你的伙伴背叛了呢,

瞧你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啧啧”

反正霍雨浩一 定会成为他们的圣子的,打趣一下不要紧的。


“切,闭上你的嘴!  我才没有这种欺骗友谊,”  连戏子都不如的骗子  的朋友呢

霍雨治眯起了眼睛,深思熟虑过霍雨浩缓缓开口公四,钟离鸟,你之前不是让我当什

么圣子的吗?我同意了”


霍雨浩皱了皱眉看着一旁长若木鸡的种离乌“

不欢迎我啊?”

“自然不是”种离鸟笑了笑,

“准备了好多个理由来动你加入圣灵教的,没想到,  你答应的这么圣子快,哦不,是自己居然毫不犹豫的说要当

可真是把我给吓坏了呢!”

“那么

你,同意了?”霍雨浩小心翼翼的询问乐的嘴田

的嘴巴都合不扰的钟离马,他发现这个种离乌,好像也没有那么

坏啊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啊!”却南乌连忙起身,“去邪化武魂,”

你那灵眸武魂本来就是亦邪非邪的武魂,邪化起来应该不用废多大的劲儿。

霍雨浩也站了起来,“钟离乌

我发现你好像也挺可爱的!”

钟离乌身为圣灵教下一代的太上教主

居然被一个比自己小几十岁的少年说可爱?

气死他了!邪化武魂去了!


圣灵教,血池

霍雨浩在钟离乌的带领下,  来到了一个盘运江的池子味,这个血注法的池子有一股浓波的血味

不过霍雨浩并不在忘,他都已经加入圣

灵教了,这种味道,

以后闻的多了去了,就当是提 是前预习一下了


霍雨浩坐在血池的正中央,

千丝万缕的煞气缠绕在他身边,池水咕噜噜的胃着血红色的泡泡,

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玩物一样,兴奋不已!


种离鸟在一旁观看着,微笑,满意的点了点央。

史菜克,海神阁

雨浩已经死去三天了

徐贝贝,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面瘫,原本爱笑的徐三石,动不动就哭,原本活泼的唐雅整天唉声叹号原本乐观的和菜头

动不动就拿着霍雨浩制作的魂导器,不

不停的暮泪,就连史莱克第一美女江楠楠,那漂壳的兔耳朵也耷

拉下来了。

招生时代又到了了,五人没精打彩的,想到被他们害死的霍雨浩,

他们就有一种深深地罪恶感....


雨浩,我们错了


      b.魅夜圣子霍雨浩[下]


      史菜克,招生处


      江楠楠跨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两只手拖着下巴,无精打采的。


      “唐舞桐,十七岁,武魂光明女神蝶,魂力等级七十九。


      江楠楠一听到“光明女神蝶”五个字,就立即打起精神来,激动的摇晃着唐舞桐:“冬儿?你是冬儿,冬儿你没死


      唐舞桐皱起眉头,拍掉了江楠楠放在她肩膀上的那双手,“什 么冬儿,你认错人了吧,我叫唐舞桐,你很希望我死吗?”


      “不是的  你真的.真的不是冬儿吗?”江楠楠不依不饶的问道。


      江楠楠打量着唐舞桐,没错啊,和王冬儿一样粉蓝色的长发,一样粉蓝色的眼瞳,一模一样的武魂,可她却说自己是唐舞桐,不是什么王冬儿,奇怪了啊!


      “嗯  我叫唐舞桐,真的不是什么王冬儿,你认错人了。”唐舞桐点了点


      江楠楠低下了头,叹了口气,说


      舞桐对不起,是我认错人了..这是你的宿舍钥匙,你可以进内院了!


      “嗯!谢谢....学姐!”唐舞桐本来想叫她的名字,但是无奈不知道江楠楠的


      名字,只好叫“学姐”了。


      “我叫江楠楠。


      “嗯,谢谢楠楠学姐。


      “不用谢!”


      史某克,海神阁


      江楠楠等唐舞桐走了以后,立刻跑到海神阁和唐门,跟众人说了唐舞桐的事情,大家纷纷表示很惊讶。


      “按照楠楠的说法--唐舞桐可能就是失忆了的王冬儿,初步判定,唐舞桐就是王冬儿!”玄老听完江楠楠的话后,立马召集了唐门众人。


      “是的,虽然武魂一样,外貌一样,但是她却不认识我了. .”江楠楠说。


      “无论如何,雨浩...已经死了,那我们就要替他照顾好冬儿!”玄老说。


      “雨浩...呜呜呜  雨浩  ”唐雅和江楠楠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当时对雨浩说的话。”徐三石跪了下来,“雨浩,居然你不在了,那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冬儿的!”


      唉,我何尝不后悔呢?”徐贝贝摇了摇头。


      一个月后,圣灵教


      霍雨浩从血池里面出来了,他的身上沾满了粘稠的血池水,那双清澈的蓝瞳变成了骇人的血红色眼瞳,蓝色的长发齐腰,却蒙上了一层浅灰色。


      五环的霍雨浩已经变成了八环,他自魂环全是由钟离鸟弄来的,无一不是万年


      “啊呀呀,欢迎圣子大人出关!”钟离乌笑着带霍雨浩去见圣灵教的太上教


      主,“走吧!太上教主在等你呢!”


      “太上教主?叶夕水?”霍雨浩的声音冰冷的不像话。


      “是的!”


      推开门,暗红色的地毯,暗淡的殿堂


      只上,有一个女人,坐在王坐上,女人的嘴角上翘着,不亚于江楠楠的绝美容颜上,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钟离乌参见太上教主!”钟离乌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小离啊,不是说让你喊我叶姨就好了吗?我们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的!”叶夕水笑了。


      霍雨浩感到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情绪,似乎  是对钟离鸟的羡慕。


      “你就是霍雨浩吧,孩子!”叶夕水的目光转到了霍雨浩的身上。


      “是的。”霍雨浩的血眸里面闪过一丝恨意。


      “你的事情我都听小离说了,你是个很可怜的孩子,大概是我们圣灵教最可怜得了,要知道最可怕的不是绝望,而是希望后的绝望啊!”叶夕水同情的看着霍雨浩,眼里闪过一抹怜悯,“没关系的,雨浩,既然史菜克啊抛弃你了,那你现在就是我们圣灵教的人了,我们都是你的家人,圣灵教就是你的家了,以后就叫我叶姨吧,你和小离同一称呼哦~”


      霍雨浩感觉心里暖暖的,对钟离鸟的羡慕顿时烟消云散,真好。


      “你从今天起,就是我们圣灵教的圣子了,封号魅夜,这是代表你身份的长袍和圣子令,去吧!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我们就是你的亲人!”叶夕水说。


      ‘好!”霍雨浩点点头,“叶姨,我姐姐她  怎么样了?”


      “你姐姐?”叶夕水好奇道, “你姐姐在圣灵教吗?我怎么不知道?”


      钟离乌也表示自己不知道。


      霍雨浩解释道,“是这样的,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圣女,武魂是邪火凤凰啊?她就是我姐姐!


      嗯  你说的是邪凤圣女吧,原来她是你姐姐啊!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过几天就能见到她了!”叶夕水想了想,对霍雨浩说。


      “好!”霍雨浩听话的走了,姐姐,你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你可爱的弟弟霍雨浩,也来圣灵教陪你了吧?嗯哼?




      b7.黄金树下见穆老


      海神阁


      一道身影闪来闪去,最后,竟然停在


      了黄,金树下。


      “扑通”一声,少女竟然跪了下来,


      泪水顺着她绝美的脸庞落了下去,在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莲。


      老师...雨浩..雨浩来看您了”少女呜咽着,她不就是变成女生的


      霍雨浩吗?


      老师..”霍君月看着眼前高大的黄金树,泪水止不住的往下坠,想起穆老对她的好,在她不懂的时候耐心教导,在


      她难过的时候安慰她,老师,她真的好想


      念他啊!


      “雨浩...”一道金光闪过,凝结成


      一道虚影。穆老和睦的笑着。


      “老师.”霍君月抹了抹泪水,惊


      喜的说道。


      “嗯,是我。雨浩,你们之间的事情


      啊,玄子都跟我说过了. ..”穆老悠悠开


      “老师,对不起...让您有了一个邪魂师徒弟..”霍君月的眼神暗淡下去,眼里闪过一丝迷惘和空洞。


      “不,孩子啊,我不怪你!”穆老笑了笑,摸了一下霍君月的头,“恨,这种情感是正常的,越是恨,就越是在意,总


      之,我不怪你,人的一声很短,好好活着,就够了啊”


      “老师...”霍君月看着消散的虚


      影,眼里闪过一丝迷惘,她该怎么办啊,史某克是老师的家,自己不能毁了它,自


      己是穆老的徒弟,怎么可以是个邪魂师


      呢,这样子的话会影响到老师的声誉的!


      谁来告诉她,她该怎么办啊




6.史莱克七怪之一


      “那个.般九瑶同学在吗?玄老找你!”霍君月一头长发披下,头上带着镜花钗[见奇迹暖暖],内院学生是可以穿自己的衣服的,所以她穿了一身青花瓷白裙,这条裙子是马小桃给她的。


      “我在。”霍君月扭过头,看到门外的蓝洛洛,放下手中的书,走了过去。


      “请你跟我来,玄老有事找你。”蓝洛洛带着霍君月到了一个地方,就是霍君月昨天刚刚来过的斗魂场,现在也到上课时间了,这里自然也不会有人。


      “你就是殷九瑶么?”玄老喝了一口酒,打量着眼前的绝色女子,妈的,这几个小兔崽子只说了霍雨浩好像变成了一个女生,但没有说是这么漂亮的女生啊。


      “是的,您找我有事吗?”殷九瑶不冷不淡的开口道。


      “是这样的,修罗之瞳霍雨浩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旁边的言少哲开口。


      嗯。”霍君月点了点头,废话,她自己的事情,自己还不知道吗?


      “我们希望你能加入史某克七怪,成为新的史某克七怪之一!”玄老又喝了一口酒。


      “哦。”霍君月本来想拒绝,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答应下来了。


      ‘自我介绍一下吧!’


      “徐贝贝,十九岁,八十四级魂斗罗,武魂蓝电霸王龙。


      “徐三石,十九岁,八十四级魂斗罗,武魂玄冥龟。”


      “和菜头,十九岁,九级魂导师!”


      “江楠楠,十八岁,八十二级魂斗罗,武魂柔骨魅兔。


      “萧萧,十七岁,八十一级魂斗罗,武魂是双生镇魂鼎和九凤来仪萧!”


      “唐雨冬,十七岁,八十三级魂斗罗,武魂光明龙神蝶和昊天锤。”


      霍君月点了点头,“殷九瑶,十七


岁,八十九,冰碧帝皇蝎,灵眸。


      “嘿嘿,既然刚刚认识,不如打一架练练手,怎么样呀?”徐三石按照玄老之前交代的,笑嘻嘻的说。


      霍君月在心里冷笑着,“随便。


      “那就玩大乱斗好了,都过来都过来!”玄老把酒都喝光了。


      “好了!”玄老把众人的魂力和魂技都封印住了,“今天 我们玩点新鲜的,不用武魂,纯属肉搏,武器在这里,随便


      霍君月等人面面相觑,走到箱子面前,打开箱子,还真的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啊。


      徐贝贝挑了一个类似于霍君月的暗金恐爪的东西带在两只手指间。


      江楠楠弄到了一条鞭子。徐三石的是


一个盾。和菜头和萧萧分别是棍子和匕


      唐雨冬的是一把金色的长枪。


      霍君月关上箱子,在众人疑惑的眼光下,摘下了箱子上面装饰用的白色绸带。


      “咦?九瑶你打算拿这个当武器?萧萧看了一眼闪着光芒的武器的拥有者们,又看了看霍君月手上的白色绸带。


      嗯。”霍君月点点头。


      “都选好了是吧,那现在开始哈!第一t  就由徐三石对战和菜头吧。’


      第一战,徐三石胜和菜头。


      第二战,江楠楠胜徐贝贝。


      第三战,唐雨冬胜萧萧。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霍君月一桌没有上场,不过她也没说什么,一双蓝瞳静静的观察着台上人的一举一动。


      “第四战,徐三石和殷九瑶!


      “呃  那啥我会手下留情的!”徐三石说。


      “用不着。”霍君月冷冰冰的开口。


      霍君月突然一跃而起,手中白绫朝徐三石的位置袭去,徐三石不知深浅,但还是连忙躲开,“碎!”白绫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众人大吃一惊,这,这只不过是普通的白绫而已,既然这么强?


      徐三石也是大吃一惊,霍君月在空中一个旋转,白绫又朝徐三石现在的位置袭去,“砰”的一声,地上又出现了一个大


坑。


      “砰砰砰砰砰!”霍君月勾唇一笑,突然加快了攻击速度,徐三石因为躲闪不及,盾牌被霍君月的白绫给打碎了。


      空中的霍君月宛若天神降临,美丽至


      “江楠楠唐雨冬。


      毫无疑间,唐雨冬胜出。


      两人站在对立面,互相打量着对方,这是,霍君月出出开口道,“我认输。


      徐三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九瑶既然认输了?”江楠楠不可思议的叫到。


      “为什么你要认输?”唐雨冬不解的望着霍君月,“你不需要知道。”霍君月面无表情的走了下去。


      徐三石立刻勾住唐雨冬的肩膀,“花


心一时爽啊,她怎么对你怎么好呢?


      “我怎么知道..”唐雨冬小小声地嘀咕到,“也许是因为她是雨浩吧..”




b5.弱到爆就别挑事[下]


      夜羽寒挑了挑眉,既然君月都那么说


了,那么他就不会手软了哦.呵


呵。


      戴华耀使出邪眸白虎武魂真身,看着


那双不一样颜色的眼瞳,霍君月愣住了,曾今何时,她也曾拥有这样的一双异瞳,曾今何时,她的母亲霍云儿笑嘻嘻的和她讲着这双异瞳。


      邪眸白虎第二魂技一一白虎烈光波。


白色的光波朝着夜羽寒袭去。夜羽寒使出净水蓝龙第三魂技一一海神之叹,一位蓝色长发的男子出现在夜羽寒身后,叹了一口气,水元素蜂拥而至的朝着戴华耀袭去,戴华耀的白虎烈光波自然敌不过夜羽寒的海神之叹啦,吐出一口鲜血,使出了邪眸白虎第一魂技一-白虎护身障,防御


力瞬间增加百分之五十。


      夜羽寒抬起头,看了一眼霍君月手中


只剩下半瓶的饮料和她那双幽蓝色的冰瞳,勾唇一笑,净水蓝龙第四魂技一-双


龙出海。两条水龙出现在空中,朝着戴华耀袭去。


      戴华耀一咬牙,邪眸白虎第九魂技一


一白虎开天击。


      “砰!”顿时,发出了巨大的白色的耀眼的光芒,场内的霍君月唐雨冬以及不


远处的徐贝贝等人都睁不开眼睛,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戴华耀,以


及笑容邪魅的夜羽寒。


      在光芒万丈的那一刻,夜羽寒又使出


了净水蓝龙的第七魂技一一乘风破浪。


      霍君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还剩下一些的饮料,又看了一眼地下昏迷的戴华耀,


满意的点了点头,喝完剩下的饮料,便自


顾自的走了。


      唐雨冬看着霍君月的背影,不知道在


想些什么




64.弱到爆就别挑事[上]


      斗魂场内,霍君月拧开昨天那一瓶饮


料,喝了一口,她在想是她的饮料先喝


完,还是羽寒先打败那个讨厌的渣男。


      “呃同学你好,请问这里有人


吗?”霍君月闻声转头,突然愣住了。眼前的粉蓝色长发美少年,不正是唐雨冬


吗?


      你,你是谁?”霍君月惊讶极了,


自己不久前还见过唐舞桐的啊,这个男生


是从哪里来的?不会唐舞桐吃饱了撑着也


跑去转性了吧?


      我叫唐雨冬。”唐雨东和徐贝贝他


们都来了,霍君月看着唐雨冬附近的六


人,眼神暗了暗。


      “你坐吧,没人。”霍君月冷冰冰的


丢下一句话,便扭过头,继续看着赛场。


唐雨冬什么也没有说,就坐了下来。


      “戴华耀,二十一岁,八十四级。”


      啪一一”霍君月手中的饮料瓶子已


经快被她给捏爆了。


      霍君月用精神力传话给夜羽寒,“不


准手软,下手越狠越好。别出人命!”


      夜羽寒愣了一下,随即露出邪魅的笑


容,“朱夜羽,十七岁,八十六级魂斗罗。”




      63.大打出手争君月


      下课后一一


      “啪!”一个少年拍了一下夜羽寒的桌子,霍君月是靠窗户的,也是在里面的那一个,一脸淡然的拖着下巴,看着窗外,侧颜美的不要不要的。夜羽寒不为所


      动,仍然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哼,喂,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少年满脸嚣张。


      “大哥,他叫朱夜羽!”少年身边的


      一个小弟说道。


      “闭嘴!我知道他叫朱夜羽!”那个


      嚣张的少年仍然嚣张着,夜羽寒和全班同学竟然无语了,你都知道人家叫什么了,你还偏要明知故问。


      霍君月依旧一脸淡然,好像什么事情


      也没有发生一样。


      “同学,麻烦让让。”夜羽寒的声音


      冰冷的可怕,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一时引


      起了班上一些女生的公愤。


      “哼,我就不让,怎么地?”那个少


      年抬着头。可是下一秒,他就变成了一座惟妙惟肖的冰雕。


      “夜羽,帮我捎瓶饮料,要冰的。”


      霍君月扭过头,声音如同万年寒髓裂开了


      一条裂缝,冰冷的令人不寒而栗,却又丝


      毫不拖泥带水,“至于你,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什么时候帮你解冻。”


      霍君月说完变把冰雕丢回到少年原本的座位,接着又坐了回去。


      霍君月和夜羽寒正在聊天,上午那个


      嚣张的少年又来了,当然,霍君月本来是打算让他冻个三天三夜的,但是由于周漪的要求,她只好把那个人给解冻了。“哼,小白脸,有没有本事和我比一场?要是你输了,就把这个位置让给我怎么样


      啊?,


      “刷”的一声,夜羽寒站了起来,眼神凝炼而又危险,“你刚刚叫我什么? ”


      霍君月扭过头,撇了一眼两个人在心里默默的为这个少年默哀,羽寒他.最


      讨厌被别人称作“小白脸”了。


      “小白脸!怎地,不服气?


      “打吧,我输了,位置给你,你输了,磕头道歉。”夜羽寒挑了挑眉。


      “没问题!明天斗魂场见!”嚣张的


      少年转头就走。


      “啧,真扫兴。”夜羽寒嘀咕道。


      “唉。”霍君月叹了口气,“这瓶饮


      本来是打算在你们比赛的时候喝


      的...没想到...你们明天才打。”


      “你觉得我们谁会赢呢?瑶瑶?嘻嘻